連續兩個颱風侵擾的中秋假期,終於把延宕多時的最貧窮的總統的故事看完。

年初總統大選之際,在一陣臉書轉發按讚潮流中發現了這本書的存在。坦白說長年對政治無感,對社會議題缺乏關心,我連烏拉圭確切到底在南美洲的哪兒都不曉得,更遑論聽過這位連續兩年問鼎諾貝爾和平獎的佩佩總統之名了。所以當時就想,也許可以嘗試閱讀此書來做為我的國際觀啟蒙(哈哈哈),但又覺得這鐵定不會是我會留一輩子的書,於是上TAAZE覓得了一個狀況不錯的二手版本。結果在書架上一擺,就是大半年過去。

荷西穆希卡為何受到舉世注目?我想部分來自他年輕時參加游擊隊與入獄服刑的經驗,主張樸實簡約的生活方式並身體力行,在在都與其後來變身成一國統帥的形象大相逕庭。如此充滿衝突感的角色,受到的爭議與批評當然也是不少,作者在序文中開宗明義指出穆希卡總統在位期間,也不是所有政策均廣受愛戴支持,也許旁觀者只能透過事實陳述來了解並剖析(也只能盡量客觀了),而非「標題捧人」地一味將之神化。

我承認我軟性書籍啃太多,總是被華麗特殊的事情吸引,譬如開放大麻、支持同性婚姻與墮胎合法化,並引渡美國達那摩灣監獄的囚犯到烏拉圭。還有這位總統的家居生活在當選前後竟然沒有太大的不同──維持一貫地簡樸,拒絕了隨扈與公務車,自己開著車齡超過二十餘載的老金龜車上下班,捐出了九成的薪水作慈善公益;面對說他貧窮的世人,這位老兄(literally 他已八十歲)的回應是「我不窮,說我窮的人才是真窮。說我只有幾樣東西也沒錯,但儉樸卻使我覺得非常富足。」

Google此人得到的搜尋結果多半是「最貧窮但最受愛戴的總統」等等,但到底諸如此類很不一般的作風獲得烏拉圭人民的支持比例有多高?我無從得知,至於把穆希卡總統拿來作為政治人物的樣板或傳奇是否恰當?呃... 我想作為現代人反璞歸真的典範是無庸置疑的。

穆希卡總統在2013年聯合國大會上發表的演說,在書中引述了一段:

我們在過一種奢侈浪費的生活。但事實上這對自然、對人類前途的發展都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這種與簡約和節制背道而馳的文化,是違反一切自然循環的,但更糟糕的是,這種文化讓人們無法自由地享受人際關係、體驗愛情、友誼、冒險、合作和家庭等真正重要的價值。這種文化讓人們無法享受自由時間,讓我們不能去好好地欣賞和觀察自然美景;這都是金錢沒辦法買賣的珍貴體驗。

我們有這種總統可選嗎?的疑問姑且擺到一旁──真有了這樣特殊的背景,在台灣不被_____強烈抨擊才怪。我們有這種雅量與開放的心胸容納異己嗎?除了政治舞台,我倒覺得佩佩總統更適合在人生道路上,作為集體在工業化社會中迷失的一代的領路人。

 

 

 

 

 

 


    有型的Ba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