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003

一具又一具死因離奇的屍體相繼被發現,生前毫無交集的名字,卻在案發現場相互指引。這些精心佈局的背後,到底藏了什麼不為人知、或亟欲人知的秘密?

總是在一連串追查中搶在最前面的,是鑑識員方毅任與社會線記者徐海茵;後者為了獨家無所不用其極,而前者,則是意外發現失聯多年的女兒牽涉其中,認為自己必須在情況無力回天之前阻擋下來。

故事隨著散落的拼圖逐一被拾回而展現全貌:原來這是一群嘗遍磨難艱辛的人,嚮往著「生不如死」的境界──與其苟延殘喘地活著,不如賦予死亡更多意義。

於是他們成為扶持彼此走上黃泉路的戰友,以最想要的姿態告別──也許是衝擊社會大眾的固有認知,或是向特定對象提出最後的控訴。

所謂死者的意念,可以依附在遺作上多久?已經脫離世間感知的亡佚之徒,要如何左右在世者的各種評論與想法?用自由意識決定個體的死亡、並控制其價值展現,與其說是一種精神勝利,更像是倒錯的詭辯。

誰沒有故事呢?

在了解別人的同時,方毅任與徐海茵也整理著被往事陰影纏繞的自己。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 (John Lennon, 1940-1980)

累了,就閉上眼;抓不住,就鬆開手。轉身,也許能獲得喘口氣的空間,可一旦選擇死亡,就是永遠離開、放棄再出場的機會了。

只有活著,才有看到改變與希望的可能;只要活著,就要有繼續面對各種難熬時刻的體悟。

想盡辦法活下去,需要的勇氣比死亡多太多了。


    有型的Ba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