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201129_113501_mh1615607089476.jpg

我想S是不會把自己認作蟑螂那一掛的。

看了網路上不少受害者的經驗,真的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發生過,最慘的是搞破壞之後捲款潛逃的案例。 反觀S捅出來的簍子雖然令大家氣得牙癢癢,畢竟後面還有個歹命的H老闆幫忙收尾,再怎麼說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吧。無法把S歸在裝潢蟑螂,但這位既白目又愛唬爛的"設計師"──加上" "代表他不配啦──確實值得一個負面的代號,姑且就用白爛稱之。

碎念文一如既往落落長,所以先把結論說完:千萬不要輕易把打算自住的房子交給建商配合的設計師

有鄰居咬牙切齒地說「今年最倒楣的事就是把房子交給S」,真的再貼切不過。認真檢討孽緣的開頭,還不就是被裝潢貸款引誘了嘛... 不知來者是何方神聖就答應簽約(結果請神容易送神難),也不失為一次慘痛教訓。犯懶圖方便換來的限制常人都能理解,譬如建材選擇種類較少、同時多案進行工班調度不易等,不過大的建設公司竟然會找來這樣一個白爛拖累名聲還是讓人頗為意外。

至於為何都怨聲載道了還可以持續服(ㄨㄟˊ)務(ㄏㄞˋ)客戶呢?

工程延宕帶來的綿長等待與日漸不安的煩躁,大概都靠心中那股之後再來跟你算帳的狠勁撐過,可一旦交了屋、氣也跟著鬆了,又或者是不想再回憶那些紛紛擾擾,趕快跟王八蛋斷絕關係往下一個人生階段邁進比較重要。於是先前發願的報復手段,往往就默默地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沒有了。

大奸大惡者被拱上爆料、被群起攻之,小惡之行難道就不值一哂?啊就是不願計較縱容了這款人成為累犯啊!S靠著與建商合作迅速累積經驗值,傳出名聲後就把重心轉向新客戶,出道前期的作品如何反正除了屋主也沒太多人在意。

既然某人放棄投訴,那俺就在這裡開譙吧(來人啊上酒)

●打掉重練的玄關櫃●

工期第44天中午,晃到現場發現玄關櫃的尺寸錯了,恰好在社區大廳遇到看起來嚴重睡眠不足的S在趕客戶的圖,當面告訴他之後心想好在只是雛型而已應該還來得及。

PhotoGrid_1613271286609.jpg

工期第45天晚上,玄關櫃尺寸未調整、開始貼皮了。那時候還很信任S的某人說,再給他一點時間啦,人家那麼忙不要一直催。

工期第46天晚上,玄關櫃尺寸未調整、開始裝門了。某人終於也覺得不太對,客氣地用Line詢問怎麼回事,S竟然絲毫不知情、但表示他隔天會去現場了解狀況。

工期第48天,矗立在門邊的是已然完工的玄關櫃,當然是從頭至尾未調整過的尺寸。

插播一下,其實講好的施工期只有兩個月,怎麼會搞到離預定交屋日不到兩周還煙塵瀰漫?其實第一個三十天基本上是浪費掉的。

工期第5天才開始突破零進度,一周後確認隔間牆與半套的客衛已拆除。再隔一周去現場發現進度又停滯了,去電S才告訴我們先做隔壁間的、因為他們等比較久。(花惹發?)到了工期第25天鐵工終於出現,做了錯、錯了改,一周後才換水電木工上場。

回到玄關櫃的話題,原本還想體諒S業務繁忙、或是現場師傅不好溝通,隨著錯誤越演越烈,我們對於他要求監工費卻沒盡到責任的厚臉皮益發不悅。打掉重練比從零開始更麻煩、勢必會引起很大的反彈,但是比例分配明明是在討論裝潢時就提出過的顧慮,要我們將錯就錯實在吞不下去。

PhotoGrid_1613271841293.jpg

工期第51天,約現場說清楚講明白,除了S還有頭一回碰面的工程行H老闆。

當天氣氛凝重,一聽說尺寸做錯木工師傅就怒吼,「叫我們照圖做這裡有這麼多張圖到底要看哪一張」!早先拜讀過小院的〈簽約後設計圖,到底要給到什麼程度?〉,所以對於簽約後S只給了寥寥數張3D圖、其中還有部分畫的跟談好的不一樣,問他要不要修改,S只說他都知道會盯著現場,所以我們也抱著他應該會輸出正確的圖給師傅們並且好好監工吧的鴕鳥心態沒再追問。所以當時看了木工遞出來(嗯,其實是用丟的)的資料夾簡直是傻爆眼:

S給了師傅一模一樣的3D圖(當然是沒有修正錯誤的)、一張平面配置圖,還有討論時我們帶給S的草圖──修改的草圖共有三版,原本是為了要給不用心又不筆記的S回家製圖參考用的,結果他竟然不整理就 全 部 丟給師傅(施工圖還要屋主自己畫所以設計師是靠嘴巴吃飯嗎?花惹發)

但是在現場S毫無悔意、表現地像個局外人,接招的都是帶著沉思表情的H老闆。除了鞋櫃部分尺寸有誤,隔壁的高櫃也被硬生生截成兩段,木工師傅說門片太長會變形啊而且跟設計師確認過才這樣做的,S竟然接著說對啊我有跟你們說過中間會隔開...

說真的當下不可思議的情緒大過憤怒,於是壓下了應該要脫口而出的上班請帶腦而且用點心好嗎,轉而盯著S問他是否記得當初說了裡要放雨傘(S說他會帶傘去確認是否放得下)、也講好做空心門不是嗎。S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立刻轉頭跟H老闆說用tai-ko的作法就不會變形(牆頭草無誤),旁邊木工師傅嚷嚷這麼小片門沒在做空心門的啦(這部分我不予置評因為小院平台都有教,倒是沒跟工班溝通就答應客戶這樣對嗎?)

某人問S簽約前最後一次討論你不是直接在電腦上改成最終版了嗎怎麼還會錯,S竟然還敢憨笑,說對啊我電腦裡有尺寸,一旁木工咕噥了一句你電腦也沒拿來我們看不到啊。

後來才聽說像這樣被S陷害得打掉重練的不只一案,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們還不是最慘的。過了一段時間拼拼湊湊才曉得,原來S與L老闆都跟建設公司合作的廠商,S負責簽約但案子有些是他自己的、有些則是H老闆的,雖然S說有問題都告訴他會負責傳達,但實際情況是S只關心他自己的案子,只要是H老闆的案子,打電話給S十次有九次請不動他到現場。

麻煩的是裝潢細節都是S談的啊,假設他有好好記下屋主的要求並且確實交班,之後抽身不管也就罷了,偏偏S不用心又不筆記、更糟糕的是他接下了問題卻擺著不處理,造成後續更多時間浪費。怎麼有人可以收5%的製圖加監工費但什麼事也沒做卻心安理得呢...(好吧其實騙子真的很多)

PhotoGrid_1613272405225.jpg

雖然協商後調整出來的結果差強人意,但平平是花錢,為什麼換來的是修修補補的成品?真的是気持ち悪い。

●歹戲拖棚的主臥門●

構想初期天外飛來一筆把主臥設計成斜向入口,S略感驚訝之餘建議可採鐵框加玻璃的隔間作法,而為了節省空間以及維護方便,我們捨棄了對開門與摺疊門、選了連動式拉門,並要求三片門的框邊與上方的線條必須切齊才好看。

工期第64天,鐵工再次進場調整主臥門面。

其實木工早就發現鐵件與木作牆相接處的收尾問題,但鐵工堅持必須透過S──因為鐵工是"設計師"找來的好麻吉,很明顯地跟其他師傅屬不同國──但S不意外又是應聲答好轉身之後就沒了下文,反正拖到的不是自己的案子不用緊張。

當天晚上看了鐵件成品心中警鈴聲立刻大響,明擺著將來裝上門片之後絕對無法對齊啊。不管怎麼量怎麼算都很怪,最後某人Line了"設計師",S倒是很快地回覆說保證可以、沒問題,縱使滿腹疑竇還是只能等著看。

工期第94天,鐵工終於來裝拉門。

下班後趕去現場看到拉門的心情只能用吐血形容:不只與上方門面線條沒對齊,三片鐵框門歪歪斜斜地立在自個兒的軌道上、彼此毫不相關。抱著微弱的希望鐵工還要調整些什麼吧、或許完成品沒那麼糟,決定隔天再來一趟。

工期第95天中午,抵達現場早已收拾乾淨、人去樓空,很不幸地主臥門面與拉門的成果就是那麼糟。某人立刻打給"設計師"問鐵工人呢,S老大還沒出門咧,想也知道他用哪隻眼監工(嗶嗶消音),S回覆會再轉告鐵工我們不滿意之處(原來監工費這麼好賺?)並喬個時間見面談。

PhotoGrid_1613274944905.jpg

工期第96天,再次於現場攤牌。

鐵工師傅一進門就忙不迭地解釋他完全照設計圖施作,但因為沒有詳細數字、所以就按他個人的想法抓尺寸,而他很早就表明鐵件的五金無法做出連動拉門、S知情也同意讓他們繼續施工。聽完都要暈了:原來這麼早就埋下了阻礙交屋的伏筆嗎?

遲到的亂源S一進門就被抓來對質:「當初是不是有說要連動拉門?」「對啊,連動門。」鐵工的表情瞬間一僵,「那你去看看做出來的是什麼?」S走過去默默拉動門片,鐵工再次開口解釋他們的五金跟木作的不同、連動門有執行上的困難云云。自此S就不再主動說話,既不承認也不否認,打算祭出沉默大法混過這一關。

H老闆終於看不下去,出聲建議再多燒一片薄鐵焊在門框上以相互帶動,鐵工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接著問那毛毛蟲(毛刷條)可以裝嗎?鐵工回燒焊出來的門框跟鋁框業者用模壓製作的不同,裝不了毛毛蟲。言下之意就是以後開關門會吵死人地乒乒乓乓... 怒瞪S說當初不是說好要裝毛毛蟲嗎,他迴避著我們的眼神依然不發一語。

H老闆再次打圓場、問S不是有找過業者幫其他戶安裝過鋁框門嗎,S這回總算動作了,拿起手機找連絡電話:「不知道我有沒有說過鋁框門廠商在外地...」「沒有!」二話不說立刻打斷他的廢話,報價單上白紙黑字寫的就是鋁框門啊老大!鋁門鐵門誰比較貴我不清楚,你要偷換材料更改作法起碼也要給出像樣一點的成果才不會被詬病不是嗎?

最終決定由S聯絡廠商重新製作符合要求的鋁框門,寄過來之後再由不知道哪個倒楣鬼安裝。S請我們諒解約需等待一周左右的時間,結果兩周後問他說還要再等一周,時間到了再問又說因為點點點所以不好意思還要再等幾天。

其實裝潢進度終於好不容易到了最後收尾階段,本以為鐵工撤退後補漆、清潔就可以交屋了呢,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工期第121天,令人望穿秋水的鋁框門終於來了。明明"設計師"說要找鐵工安裝結果事情推來推去最後又落到木工身上,他滿臉肚爛地拆封一比:門片太長裝不了!

...彼時的心情怎一個幹字了得。

雖然早就對S失去信心,但連這麼簡單的尺寸轉述都會出錯實在是為之氣結。木工師傅找來H老闆討論之後(是的孬孬S又躲起來不干他的事),決定請鐵工修改軌道高度好符合門片。

工期第127天,鐵工師傅調整拉門軌道位置。下午一切就緒,期盼著終將迎來裝潢最後一哩路,木工師傅安裝到第三片門發現:有一支邊框方向顛倒了,無法跟其他片連動!(白眼已經翻到極限了)

工期第129天,鐵工再次進場調整主臥門面,讓線條上下切齊。

工期第158天,木工通知鋁框業者終於把材料寄來了,抱走門片去收拾殘局。

工期第159天,負責擦屁股的木工師傅抱回處理好的門片並完成安裝,拉門之亂於焉落幕。

也許會有人好奇這個時間間距是不是打錯,咳咳,還真的就是隔了這麼久。君不見那個鋁框門問題一樁接一樁,但S到了工期第128天下午才跟著鐵工出現,哥倆好東摸西摸的結論是門片看起來沒問題啊應該是木工裝錯了,還告訴某人改天他們再來試試看。結果?當然沒有下文...

到了工期第137天,實在受夠了壓著相關人士當面談該如何解決。S絕口不提先前說嘴要重裝的事,摸一摸門片跟H老闆說「如果確定是錯的我再叫廠商把材料寄過來,你們只要安捏安捏安捏裝起來就可以了」──所以發現問題到實際跟廠商叫貨又多耗了一陣,更不巧的是遇上連假停工,東拖西拖最後才造成如此嚴重的大抵累。俺是不曉得他小人家業務到底有多繁忙,可以確定的是他的心思完全沒在這裡,偏偏廠商是S找的,還是得透過他居中聯絡。

如果在我們提出問題的工期第64天,S肯好好思考、核實當初討論的細節,工期第95天在現場迎接我們的應該就是令人滿意的成品,也省了接下來兩個多月的磨耗。(不過遇到同樣兩光的鋁框門廠商,一下尺寸錯、一下組裝錯也是滿衰的)

啊還有,後來才聽H老闆說,他曾經建議S考慮採木作的方式完成主臥門面與拉門,不必配合等待鐵工時間、還可以做出連動式拉門,結果被S否決了。堅持用鐵件製作的原因未知,更令人髮指是以上這些討論完全把業主蒙在鼓裡──所以假設當時選擇給木工包辦,早就可以快樂收尾了,也不用多當這麼久的受氣包。

前前後後搞了五個月的裝潢工程,足足有三個月的光陰浪費在等待上,責任最大的是誰?當然是那位號稱"設計師"要拿錢卻沒盡到責任的傢伙啊。

是不是真白爛,更。


    有型的Ba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